加松系列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加松系列 >
柳木街上流行绿军装添加时间:2019-09-10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时尚”。上世纪60年代初,我升入中学,记得刚入学不久,邻居木匠李大爷送我一件礼物:一双木头板鞋。它的功能相当于现在的塑料凉拖鞋,木板鞋系用柳木手工制成脚掌形状,鞋带用一根宽篷布钉于木板前端,那时的家长一年只给学生买一双鞋,而且是力士鞋,四季都穿它,这鞋夏天捂得脚出汗,味道难闻,也不舒服。我非常喜欢这双木拖鞋,放学回家,穿上顿觉凉爽,走路发出“呱哒呱哒”的声音,也挺跟脚,后来发现,夏日街上穿的人逐渐多起来,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呱哒板”。后来一些聪明的厂家嗅出商机,很快市面上出现了这种“呱哒板”。由于物美价廉,一时风靡烟台的大街小巷   烟台是花边之乡,据说当年烟台的花边作为工艺品,大部分都外销创汇了。而买毛线,织件毛衣毛背心,既能保暖又满足了人们对美的追求,是实实在在的事。我的第一件毛背心是大姐为我织的,那是大姐恋爱期间,给姐夫预备的毛线多了,于是给我织了一件天蓝色的带网眼的毛背心。我对这件背心爱不释手,平常日子不舍得穿,只有节假日才找出来浪摆几天。白衬衣外面套件毛背心,流露出一股浓郁的青春气息。那时商店现成的毛衣很少,价格也贵,因此自己买毛线动手织衣之风盛行。上世纪70年代,未婚妻给我陆陆续续地织了一些不同颜色款式的毛衣,什么高领衫、V领衫、大罗纹毛衣、大波浪毛衣,花样种类繁多。如果某人身着一件款式独特的毛衣到单位,肯定会引起女同事围聚,并对手艺及款式进行一番评头论足。这些手工活一般是女工们利用午间工休和睡前饭后挤出来的间隙完成的,有的还用彩色毛线,织出式样新颖的毛线手套。在那个色彩单调的年代,当一个高挑俊俏的姑娘脖子上围上自己动手织的七彩艳丽的围脖上街,那更是超级吸睛,男性的热情目光和女性具有穿透力的挑剔、羡慕外加一点嫉妒的目光,如同一团烈火,始终包围炙烤着她,使她成为街上的一道养眼养心的风景。那时不但女同志会用毛衣针,一些男同志同样是编织高手。我们单位的船上有不少大老爷们儿,由于生产之需常织补渔网,从而演化成勾织毛衣的手艺,可谓“须眉不让巾帼”   那时,由于人们对解放军的热爱,能入伍当兵几乎是每个适龄青年的梦想。可当兵对身体和政审要求严苛,在参军无望的情况下,能得到一身军装,也成了当时青年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不亚于现代人对名牌的追求。我们班有的学生本来就出身军人家庭,他们近水楼台先得月,首先穿上了草绿色军装,身上的行头与解放军战士相比,只差衣领上的两面红旗和帽子中间一颗五角星了。我到处托人,求爷爷告奶奶,一心想弄一套军衣未果。后来“文革”期间“大串联”,我到大连堂哥家,他送了我一件朋友给他的草原骑兵穿的马裤,这条马裤的裤裆很肥大,但下面逐渐细了下去,裤腿勉强能伸进脚去,而且底下裤缝还有一排纽扣充当绑腿,裤子很像过去人们手中拿的用于广播功能的“铁喇叭”,一头粗一头细。这也是为了防止骑兵因为裤腿过宽而造成乘骑的不便,裤子看来已有些年头,几乎褪成白色。尽管如此,我仍然很喜欢它,后来我穿着这条马裤,走南闯北“串联”了不少地方,回到家时,父母亲见我如此这般模样,忍不住打趣道:“唉哟,骑兵回来了。”   上世纪70年代后,塑料制品开始崭露头角,当时一种手工编织的塑料网兜开始大兴其道,其作用相当于现在超市的塑料购物袋,人们外出,手中总拿一个备用的塑料网兜。网兜可大可小,我爱人曾勾织过一个灰色双层的塑料网兜,虽然没有作过称量,但我认为装个百八十斤分量不成问题。塑料线一般呈圆柱形半透明状,色彩各异,凡商场都可买到,这门手艺对于心灵手巧的女人,似乎更是小菜一碟。很多人往往会将它作为礼品赠人,塑料网兜为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方便。后来人们又动起了脑筋,用塑料线编织一些钥匙扣、花和蝴蝶等作为饰物,更别具一格。还有人把吃完罐头的玻璃瓶当成水杯,用彩线在杯身勾织一圈隔热层,美观又实用

相关推荐: